warmless

奇幻长篇《温逝》连载之地。

【温逝·旧梦】【00-1】走唱人的自序

【走唱人的自序】

 

 

  我是在七月十四抵达临远这个小镇的,抵达时已是傍晚。连续飞了一天赶路,我的脚碰到地上后就不想动了。一抬头就可以看到纹钩大山,它在夜色里融化成黑黝黝的一条剪影,映着深蓝色的天空。今晚月亮很圆。这个时候,人们已经开始祭祀鬼魂。

  我不是来祭鬼的,但我却想着寻访一个鬼魂。准确地说,是个死去了很久的女孩儿,而我只能寻访她留下来的故事。传说这一天,鬼都会回家。我不知道在她心里家是哪里,是雪城还是临远镇,或者是纹钩山。也许,对她来说,这并不重要吧?就和我一样。

  我走进一家小酒馆,要了些当地特色的糯米糕,还有酒和一碟鸭肉。店主说我是七月十四晚的第一个客人,他笑着说我很面生,也许会是个鬼魂?然而下一秒他就注意到了我的肩胛,我才想起来忘记扣上肩盖的皮扣。他盯着我:“你是战羽。”

  “我只是来找故事的。”我对他说,“我来寻访一个鬼魂。”

  “我活了这么多年,还没见过鬼。”店主说,“你怕是来错地方了。”

  “不,我没有来错。”我把手里的一沓纸摊开给他看,纸上绘着那个女孩儿,她展开羽翼,浑身是血,胸口穿着一支箭,“我来找她的故事。你应该知道她。”

  “猎神?”店主的神色突然变了,“敌人的英雄有什么好讲的?还有,你该去北荒。”

  “我已经去过了。”我笑笑,“曾经的敌人,现在也都屈服了……我要的只是故事,种族立场,何必看的那么重呢?所以我得到了这份稿子,雪翼的一个老琴师给我的。但是,这远远不够。”

  “不够?”店主盯着我,嘲讽一般地笑了,“那要怎么才够?战争都在北荒,这简直是万幸。这里可没有战争。”

  “战争不是一切,故事也不只是战争。”我说,“在被送上战场之前,他们都还只是少年。猎神是,我们的‘终幕之独狼’也是。”

  “你是说……她和洛都统,有染?”店主的脸突然亮了,他的眼睛里燃起光泽,像是嗅到猎物的野犬。我无奈地摇摇头,这些人啊,唯独在这一点上想象力如此丰富。

  “你想多了。”我说。

  店主尴尬地抓着头。我笑笑,继续道:“我到这里来,是因为猎神小时候住在这里。她还有另一个名字。你也许见过她的。”

  店主突然沉默了。他低头,拨着算盘,好像在努力地回忆着什么。

  “我记得她。”他说,“她以前经常在我这里买酒的。”

  “你认识她?”他的眼里闪过锋锐。

  “不认识。”我说,“我只是去过北荒。”

  “你们这些年轻人。”他感慨地说,“不认识的人都能知道得这么清楚……真是可怕。”

  我默默地笑笑。他不会知道我是当年渡鸦团仅剩的几个幸存者之一,当然,我也不会跟他说。

  至于猎神,我见过她,尽管她不认识我。我不会忘记她,也不会忘记北林里的那场恶战。可惜,因为受伤,我没能参加最后的决战,没有亲眼看见她是怎么死的。

  杀死她的那一箭会很美丽吧?毕竟,来自云翼军最骄傲的独狼。

  当然,现在我并不关注这些。历史已被写成传奇,写入走唱人的琴音。而我将前往纹钩山,挖掘更多的故事。

  她会和别的孩子一样吧?一样稚拙,懵懂,也一样纯真。然后,她长大,出游,再被历史推上前台。直到,杀死我的同伴,再被那独狼杀死。

  “一点也不可怕。”我举起酒杯,一饮而尽,“这些故事,从上一代的猎神就开始了……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?”

评论